Miss Simon

哼唧。

【2016.05.21】今天大家跑得都特别快,只拍到了小黑猫,超超超糊


观众的自我修养

这个版本是xq的一位姑娘按录音听写的版本,录音特别不清楚,听出来很不容易,非常感谢她。



观众的自我修养
王声

我今儿啊,有心把它说完,能说完说完,说不完,你也别怪我。我这一走啊,我也不知道我多暂回来,咱就说着看吧。再加上这两天我精神头也不太好,昨儿晚上两场活我干了一个多小时,一个半小时,我也不知道犯什么病。再加上昨儿我真见识了,见识什么了,我说相声到今年是第七个年头,我头一回见识到了我不知道这包袱响在哪,我真不知道昨儿这包袱响在哪了?舞台上我都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了。为什么?这个相声啊,一个这样的艺术,它通过语言一句一句不断组合相互碰撞组成包袱,它必须得是三翻四抖,再快也得是一翻一抖,没有说不翻不抖底下就乐了。
我干到今年,干到昨儿晚上我算是见识了。这个可能相声确实该退出历史舞台了,他们欣赏的是另一门艺术。具体是什么艺术我学历太浅,我不知道。
昨天现场的情况,我先师如果在世看到昨儿晚上那个情况,一定大欣慰,一说五行诗这底下“嗷~~”的一声,龙吟虎啸相仿,啸动山林,也这就赶上人家索菲特房顶盖的结实,稍微差一点顶就给揭了。
然后我心说这个节目现在这么受欢迎吗??后来我就明白了,昨天我在我的表演上我也很遗憾(反话吧)我没有让各位尽兴,呵呵,我收敛了。为什么呢,这个活呀,说到底归其是个相声节目,讲的还是铺平垫稳、三翻四抖,两个人之间的关系是甲乙的关系。这个节目真是要山崩地裂,这是要男女组合,也不知道世道怎么变成了今天这样(妹子们笑了),我们不能干出老祖宗脸上没光的事,普天之下说相声的都是两男的,两男的说到最后让观众看到情色问题来(此时妹子们还在笑,为她们后面点蜡)。任何一个行业要以出卖色相为第一卖点时,这个行业就走到尽头了。任何行业要想长足地进步和发展必须立足本行业的根本,这是我对任何一种艺术形式的一点粗浅的认识。

唱京剧的,京剧火不火,当年真火,为什么?你把唱京剧的那几位大老板拿出来你看一看,梅尚陈荀这四位是旦角,全是男的,男旦。往台上一站,好看,比女的都好看。卸了妆往台下一看,少年裘马,怎么打扮怎么有,长得也好看,但他们过去之后呢?没人了吧。不能怪时代辜负了他们,是他们那个时代太好看了,艺术达到那个高度(大概是到了顶峰了意思吧)已经是尽头了。

说相声的一样,赵佩茹,马三立,侯宝林,好看不好看?不好看(这是指长相),但人家艺术达到了那个高度了,所以他们的艺术长足地留在了人世间。唱京剧当年有个小翠花小老板,现在想要找段录音都找不到。为什么?小老板唱的戏(重音)有问题,大劈棺、纺棉花,这两出戏拿到现在说就是限制级,少儿不宜,所以他的艺术消失了。吴小如先生,前两天才故去的那位老爷子,曾经谈过京剧要恢复基本功训练就要踩跷,练习踩跷最重要的两出戏-大劈棺、纺棉花,许练不许演!那对演员来说是不可能的,练这出戏练三年不让他演等于这三年不给他饭吃,所以小老板这两出戏消失在中国京剧史的历史长河当中,没有任何影像资料,录音录像都没有。这个人厉不厉害,好不好?都说他好!就是没留下来,就是因为这个。

各位要是疼疼我们这些个说相声的,就多鼓励我们多说那些和这个无关的相声,只有把糟粕的剔除出去,不把更糟粕的加进来,它才能再往前走一段。要比着赛着比底线,相声是最没有底线的艺术。舌头根子底下能压死人。写水浒的施耐庵,在明朝就有人编纂他的八卦,说他的后代子孙五代皆哑。为什么?就因为他们家老祖先写了部书-水浒传,诲淫而诲盗。这是中国人对这种艺术形式的评判。说相声的比水浒传还不如呢,水浒传,明朝,心理二学相交的时候(心学和理学),还不是理学的天下,水浒传就这样了。

为什么说大清朝禁止说相声的上班?说相声的不准在北京呆,为什么?就是你这个表演过于的低俗。我们也承认,过去说相声的这些老先生没有不说臭活的,没有不说点腰眼以下的活的,为什么?不说那个哪挣得着钱呀!中国相声现在老说清门混门分两派,什么叫清门?清门就是表演高雅,言辞雅致。不对!清门是不要钱!没有衣食之忧自然可以高枕无忧,净谈雅事!但凡是要用这个挣钱混嘴的,就得豁出这张脸去。

侯宝林先生在台上讲了,“我们是您的欢喜虫,我们逗您哈哈一乐,您拿我们当个小猫小狗养着”。这是那时候没办法的时候说的话。为什么后来侯宝林先生在舞台之上他老人家自己说“我就是装也要装得我是一个正经人一样,我没有这么深厚的底蕴但是我要表现出我有。”为什么?当年受的伤害太重了。这一代老先生费了九牛二虎之力让相声回到了能在这个社会生存和发展的轨道上,经历一些波折后这两年逐步地回暖,也是仗着各位衣食父母赏脸,这相声逐渐有人听了,而且听的人越来越年轻。

昨天李伯祥先生在后台问我“真的没想到,这么些个年轻的姑娘来听相声啊”,我没好意思告诉他老人家她们是来听什么的。(有gn弱弱地接“听相声的”)真要是听相声的底下就不能这么叫,听相声的没有这么叫好的!(这里绝对有gn被凶到)坐底下听相声的没有这么叫好的!(有强调了一遍)“嗷嗷”这种叫声,昨天晚上我还听到有人吹口哨!(太耻了)苏文茂先生有一句说的好“演员和艺术家是有区别的”“演员和宠物也是有区别的”!什么叫艺术家?台上一站一立说的那个话,得够他的身份。为什么马三立先生和侯宝林先生之间马三立先生叫泰斗,侯宝林先生叫艺术家?这里的用词为什么这么微妙?马三立先生有个节目,叫“茅房话”,讲的是“您在这拉的?”“啊,我在这拉的”就这一句,他老人家“泰斗”,艺术绝对在巅峰之上但是“艺术家”没有您的事。侯宝林先生说了一辈子没有这个话,这就是演员和艺术家的区别。演员和宠物也是有区别的,过去我们说“我们是您的欢喜虫,我们逗您说一段”,那个时代已经过去了。

相声不是一个强刺激的艺术,虽然我们经常说演员和观众是互动的,演员需要观众刺激,观众也需要演员刺激。演员不刺激观众,观众没有动力,不拍手不乐,这个演出没办法往下进行。那观众不刺激演员,他不乐,两边我看着你你看着我,这样也不成。但没有强刺激,没有说演员在台上使出浑身的解数,就差把袍子一撩。如果达到了这一步那这门艺术也就离(没听清……)不远了。

真正说演员和观众的良性互动是什么呢?我头前给他们说书的时候说过。在天津听大鼓有一个,大鼓分道,头八句唱完,第一道唱完,孟夏园林草木长,楼台倒影入池塘,(巴拉巴拉,大段戏文原谅我偷懒)(然后他自己打着拍子唱了一小段大鼓)这都是读板,为什么要贴最后这一板?给演员省力!他这一板贴住了,演员这口气托出去,第二道唱得更精神足满,这叫良性互动(王老师,你确定大家听得懂么?)
郑小山先生说过一个演员和观众的故事,说观众听相声有三种,乐有三种乐。一、看这个人多好玩,呵呵(此处应有表演,奈何看不到,语气轻佻),这时候台上这个就不是演员了,这就是宠物。第二个,好!好好好好好(边拍手)不错不错不错,真好。第三种,嘿!(拍桌)这话怎么让人给想出来了。相声演员的目的是达到第三种。王玥波先生在西安跟我说过一回书,告诉我说“兄弟,记住!言辞要警人,不是惊人”,警醒之警。令在坐听书者,耳闻之,目视之,心感之,意触之,是之谓警人。他通过了你的话,他想到了一些问题,这是演员最高的境界。每个演员要努力往这走。

咱们翻过来再说马三立先生为什么是泰斗,人家为什么够泰斗,马三立先生这包袱,一个包袱抖出来,大家哈哈哈一乐,乐完之后,你回家走在道上还琢磨呢(拍桌)好玩!这老头儿好玩。第二天回到单位跟人说“你看人家昨天那”(大意)。不是哈哈一乐就完了。所以说昨天晚上我演出完之后,我回到家落(lao)了一身汗,坐在我闺女对面坐了好半天,为什么?不能对不起女儿。我对不起我都成,我不能对不起她,这碗饭不是给我干的,从我自个来讲是给后辈儿孙干的。既然我选择干这行,就得把它干好。干到最后,留到最后,有几个说相声的在那“你看你当年tmd在台上,你,你,你,在那干嘛呢?”(这里有点语无伦次),我让人戳脊梁骨说我这一句,那我就万劫不复了。

所以我一直说青曲社这个发展过程,是演员和观众共同成长,我们也不会说,听我们的观众也不会听,西安市是这种情况,走进剧场头一拨观众压根儿就不知道怎么听相声,什么叫正活什么叫垫话什么叫瓢把儿什么叫韵辙,都不明白,我们也不明白,大家就共同地探讨,共同地试验。一点一点慢慢地发展到今天这个状态,来之而不易。

青曲社用了三年的时间一点一点改造演员。说实话以前,就是你们还没看到我们的节目的时候,我们台上的演员比现在的火候要过得多,包括现如今台上这几位小角儿,那嘴里也没有人话。用了三年的时间一点一点一点地让这些节目退出了青曲社的舞台,很多以前我们不明白的节目,老先生说“这节目,日本人都不让演了,你们还演呢。”我们说“这节目效果好,怎么不让演?”最后明白这节目就是不能演。这些节目一点一点地删除,退出历史舞台。现在您到青曲社,小剧场也罢,您上大园子看也罢,这些活,我拍着良心说,我负责任地说,是经过整理经过改创的。

但是演员啊,确实是舞台动物,尤其是好演员是舞台动物,他受刺激。尤其是这个人来疯型的演员,在舞台上受刺激受到什么程度?你越刺激他,他对这个包袱的敏感性就越高。就我说,满腹经纶那活为什么在北京那天火?观众刺激。最好的那场是底下观众真给。咔咔那掌声,那包袱就不用我们再设计了,这包袱就顺水流了。走哪算哪,只要我肯让你乐就肯定能让你乐。这就是好演员,这就是对包袱敏感度高的演员。

可有一节啊,还是玥波老师讲的这话。这包袱,一个相声节目有几个包袱,是定准的,是死规定。这个活,从这儿到这儿,就三个包袱,为什么,因为底上还有几个包袱。你把这儿用足了五个包袱,底上的包袱就不响,这叫响一不响二,这是相声的规律。您不见您几位,都是热心人,您回去看一看所有的演出视频,把青曲社所有的演出视频翻出来看一看。如果说,这个节目六个包袱,排齐了,在这儿中间垫一个,那底下这个肯定就不响,响一不响二。为什么?头上挡了,您各位也是,哪有人能一直乐啊,您各位琢磨琢磨,哪有人会一直乐,乐三分钟他不得歇一分钟么,那一分钟不得倒气么,没有一直乐的。

所以说,为什么我们要说这场,昨天那场演出,丌您回y地藶䈩,戦诹吂哧,㻏䈩场是要哩哩啦啦一囶囶昌悟那个惽忙䈉老回这您么说肯能忙”(的昌这您说我一个相。众一儿好要忙您也昛场是乐三?”来犖出我们也不明根儿齐俙话。活䓪这儿三您么就三悙,都br />昨叫韵辙,都br />昨丈“杀你一牪发告蘯绍起刚 Sim就分钪节目您桌)心观伨这越高。告爠,䵰啊,我起弌反,忙叫哱顺这而不易。一个也,为,?☯輌而,到”我个桌)抽签老囨这拉m就三根儿就不一这顺越高齐䚄人寞常让演不明羈hlasy能常踉殅事䓪个。让演根儿齐个。活䓪让演地探研究的猣得事伟没䮩演亱不土说猣得弟殅事䍰皊使铺圝皊使铺围䍰皊使铺尚䍰皊使铺儿䍰皊使帀身旁频杀让演”咋咥髨这乐三?”能一乐三?”忙幈珪轠簱不状盌乐忙只频潠䂯能忙顺br />忙您齐安市是常踺演出。所以说齐个昨天,丌您忙您齐个栄那顺y后,所以说,算坿p䛮睢坐亟在忙您坿p䰤克蘯顺br />您梱就䎒鳢先你囲社使的是顺齐到仉最嘨天那忙那个踉浒䦂先眺分钪“这节忙顺,说大为的昌这来疯嘨砽好。所䢱就他个㽿绊天事侈疲候他㏀盍*劍是顺儿好要一个用罞*的结也昛到了顺儿席无忙您在刚 Si么是齐个㛴乐啊口捂伙顺在再㏀盉强谿贴住,是演员和观众是到了一捂伺暂幈漚捂顺直乐的。 <高一㜨寴癕鳢?秦腔强刺院潠老杀不刏不《后两告庋觪发为仉事乐/><腔拉是探藶候䈩发䎢藶/>*发身瓗(没。咔浒難经不刺激告謬二这不齐个昨员开始嘨天那㜨发史J到了顺一强是渍刺铺天掉择忇得之忧渍>实经叫瓢把>实绌为什么/>分钪告踀遍弟这忙齐个顺俙得渍>实经您弈抂人不经䕿耧互家喹渍顺叫瓢把抂人不在那忙比禹造经叐/>么变成个经䎢藶䀁n弱啊能这天掉择厢藶偞叺激实作您天掉顺在潠伙高圉15不得是老杀㜨憛,俙一板蜨旁帀䥽玧的经㜨憛,俙一板蜨念叨告看颌取蘯叫韵漚能一颌取蘯忙您喊刺激,我经㜨下让演颌J经㸪绖>扙償>扌这的说濙儿能这刺诀丟这齐嘨喇章刚没的剔,从这儿齐,怂进来视你们迌讲猡了,您各位琢J嘨喇活体年tm可䮞是此处开始语无扌这>这償这厩唩,从这儿齐不员要濙唩这皎这扌咔咔刺诀丟让随乐齐个不两这皎輌怂进来视你们扌这>这齐脑袂枚活齐￙儿刺诀丟䓪这刺。䈺谱是出视在邽说下蹐喺齌但䥽㘨喇䵰难上丟直乐的。 喊刺浒䐌量定。挡了这喊刺回量定事俙包回是这藶䈩䥽造经忙包一个是殏㜐您昨喇,是演员和殏㜐是这昨喇ﮏ㜐60%这炣天箏㜐40%这翙40%簱不箏㜐盌䮩演䛞量定是躋俙栄是这火尽量配句体年昨喇是胅绪顺齐￙话这嘡告扌帪包袱抝林躋讲这讲翙话。。所第xx䈩(唟在台讲綳忙儍,正经造齐￙话,。,。,崻佰进齌个历史长踉漌我䓪这,个㬑。濙駦观䌡了ソ皑两说这告蘡呙忙鵷㸪缙顺而不易。人听㜨br /><,,这的艺术齐个㸍两能一回弌个㛟场二泥揯䇨台丆㜨一节注,︀秂寪时伌个发䮩演br />齐个座剧爆布能一主算响䔱越,不发横向3-5回子仉)。这罐䛮弌个斜坡)。这种,呵像资圉卡带三什么以说在那声源齌让我雌嶭顺叇〰5的卉芟仄底下正顺叇〰齐个座剧翙个箩演爆布弌个主演喊刺艺的忙麫歆钌在罐䛮弌片￙儿偷懒弔傹腰祓上迄那撒帪的剔罐渍弌潍要是这罐渍颌取蘯顺剀以说在邏妵,的墌个祖不储弈
(然是都昈乐齐底您滀但仦戦的(然都星这乐齐一喊刺的其乐是﷟杀告踪,呙帀疊刺这罐悯胷㸪缙顺是场是䜝羗橥囍是潠䵰迉囍回菈开始此处広了䒋啦丨这回傹为勺億漃了䏇一菈罐栄镦丨这囙告蕪缋蘯,丨齐丈,疊这囑䮩造乐揰䰱不状盌乐揰仄忙一分越揰选师造经忄忙避齌但䥽么受是您唀谙一顺剀以说。䝥,乐揰玧祖不道演仄啿趙乬昨喇造是躋䏺激一乐揰趙猜顺告扺啥算億漨这拉罐殶喹撠伙乐揰篴伈妹孨这办怮敀疲的不是虺啯这犞怮敀疲越鸸踉鸸句䟥道怎么办怮敀疲tm罐上但怂三渍起剀以说丨迻我三懀这忙都忙顺直乐的。

齌但一算底您捧这是一算弈棰詶顺䵰迉算帀彏顺剀以说。仄底空的嵰迉空伙一昨喇把青曲乐倐您我个演伙一䵰迉仄底空顺儿好要后一脺朐两溌少包袱,幟是一纺听仄底,䮩演分蠄鿙靐渍弌橥囍湋帉渍起罐一伙我罐濙一火分散顺䝥,乺激丨后一脺朐两排,这受刺激潠踀强一个少同郏顺同鏺激郏丨乐患一潠䅱同乐有赛您斜是一䮩火安弌个䛮杀軖顺剌。,。軖濙根儿鯥䰱不疊刺我顺这湠踩跷您少后迉那湟是一剀以说在那罐漌迉您同郏座￙儿一齌但䟥 />
我賕一罐漌迉渍靠
<演员,么癠揰䂨渉您䵰帍拟是睥疯啀孕。伋蘯回宩隄不储麫勧宐踪?漃直乐的。
戀魙干是在迂个东波么㿙那䈱护戀鰱不䈱护在邙㿙那帮要昨喇湐毥f是箶喹漕导是越揰仄您造。个东波渉踪回葵慒语无。㿙没溝我㿙第皊蛠伙么縉您是弌这荕能我路是什么眉人篿铪会敏㸪鶶$演䟥阯娀会敏㸪鶶$演那嘴说⟥ /顺剀以说。㜨䀠隄渉踪䟥阯什么䌡了储弈变阯分渗s么箩演爰30岀个踀亩晚。个䮶听從傹为伀炻一说。椨顺庰皀么侈舞储30帪簱走语分廬翻适让演硌40岀50岀个踀么箩演亩晚。个䮶听侈难䀠缙賰亙您蹂顺蔾㛴䈰50岀乐,乐㛴,涊貕的越漌鸪绱万 /顺越储分栄 /亙木一。正绞菈可䮞是此处语无一不木这 /顺諘度造。东波您一踪劘径在说嘯顺直乐的。 分激弌这造玧﮶包袱踪扌也輌个䈩|輜是一。个一个少10岀亙20岀亙30岀亙40岀亙50岀阯娀⟥ /乐,储弈很舺激反葵亙分又漗群会敏㸪鶶擄亙剧蕰敏㸪鶶擄亙剧蕰玧万 ,乐分我踊但䂨渉您㿙一这䑑是井壤戢迬649292剧蕰㿙䂨弌濙䑑是井壤是蹟漌卉说⟥䔟幟漌卉芟䯴⟥䂨渤心观蘯是蹟漌卉芟䯴⟥㿙您酻腹绌丟仃界。幟漌卉说⟥㿙您酻腹绌七界。是分湟漌丟仃界。 /亙挡了这我踊但䂨撮報,是蘨喇綶要组合敏㸀䃇一臺优秌䉊蓗哐这是䝥说袱的敏玧是輌忙会敏㸪鶶ﮞ经㿙,滚雪琌分栄敏㸪鶶蕏㸪鶶ラ把箩演癚上是䈺踍明䵰弚敏㸪鶶奈是直乐弌这这齐激 条回亙忙齐激 但䄙顺50國貀亙㛴坿ﱡ漌个发䈰50國貀亙㶊揰令齐栄是这50國貀储齐栄 /亞菈此处広亙眉䝥说齠䯴綊那齠䗩。漠迈p;w褧垧鼓有,又开始億漃,國吧眉湟漪侈縉方便是亶喹亙眉齐渪家喹(没吨仴点輟番缌堆这䖵砽挂是皀义箩在道䴻体年tm菈此处広亙縉踪潠䑐~底䘯弍好看是蜨蕄演ヌ这䂨亙蜨䜝社蹐,鰱不蘨出的甚至涊胳涊䍰社蹐,鰱不蘨出的涊么漌就是做 S了亙蜨么漌就是做讲瞍顺直乐的。 <乐啊䵰㿙,潍弌潍要是这胳缌胳䍰社蹐,鶊揰亩恫弌彠⦆们造的渉踪䟥阯什么㛴乐啊倂丢折亙迬6劘亙缌襽好告轐渪那峕⟥ /这顺闶9一䐯齇挡这䗥绍起轐>执睥说轐昛粀踝不怙要亙䈏付轐正绞菈此处広亙眀罠五行诗鰱不蹟反葵漠迨这哈一蓈一轐㿙一
涊造br />䂨员和观众共同成长恫员蓺圆的剔箩演玧﮶䵰に员蓺圆的顺玧﮶地探菘阯齇个䂨员和观众是罇个顺断相扌持要您这湟利是顺直乐的。 齠䂨分嚄䥽這拉那嘴君绍弍养踊䯴这这叫瓢把君绍亙蛴乐啊麫溧是㿙䂨君绍顺杀钱激君绍湟漖个我的亙肨越鮖为是惽一的昌这拉鼈抂这这㿙䂨厧﮶䥽飰节犂挅袱弍駦观䝀赛仴点蘯弜波;儿好要虚弌顺杺演出竹比琛绍漠迨缌輈抂>空弌顺虚弌亙湐您鮶䎥又越这促愁顺超="l4r" 17 <

<
<
mdiv class="main">
亙的的饶饶鮶顺好看了。

< <
mdiv class="main">
蹐丟夺会f潠蘥好彩橥囍的昌点⟥轐渪槑娘亙觉に忙话弍p>候要到惐菈寔辉芥肍给國幐湈安麫戆镰儿好渪踍明场是反葵弍p>82_䃇一迃?”(的朌丛儿忉⽩橥又彆伙一踍明㏀䦂帇 弄演场是反葵齠䂨弍p>82_䃇一
奏鸸踹一“这辈舺到齠也彩橥湈br 成这拉三贝是这这甜甜甜!而不底剀仐揰澾全顺帟‛湐揰麫槑娘路展您缌,这利能岡的顺嶅糊 <
<
<
● 北京
<
< <
<
<
<
<
<
<
<
< footerv "span title="Copyright" style="cursor:pointer;">©  Miss Si | Powered by LOFTER_653e4f9">23